>
xml地图|网站地图|网站标签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
边说边忙着给刚切好口子的栗子抹油,所以栗子

- 编辑:www.qiangui111.com -

边说边忙着给刚切好口子的栗子抹油,所以栗子

栗子一个个颗粒饱满、油光鲜亮,十分诱人。桂花开时栗子正熟,桂花香融入了栗子,所以栗子肉带着桂花香,口感醇厚饱满,味道又香又甜。刚出炉的热腾腾的栗子最好吃了,凉了就没有那么抓人味蕾了。

    十月一日的凌晨五点,这时,我已经在回家的路上。颠簸了数小时后,如愿地见到了大半年未见的母亲,心里默叹,嗯,还是老样子,真好。恰逢这个时节,院子里的桂花树开得很是漂亮,深嗅早已沁人心脾。

图片 1

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:1 天

图片 2

    “桂花飘香板栗黄,曹坊山上九重阳。书中奋鳍凭纵跃,天高振翼任翱翔。”突如其来的一阵秋雨,午饭吃过,母亲说:咱家田埂上的那棵栗子树熟了,下午去摘了吧。我应答着:嗯,好的,一起去。每年的这个时候,都是我和母亲去摘栗子,感觉这件事情似乎成了我们每年必须见面的约定。母亲一边准备着摘栗子的工具,大竹竿、背篓,一边念叨着让我去找最重要的工具手套。

吃过晚饭的时候,下雨了。还是很大的那种雨。

作者去了这些地方:
常熟

    秋风吹过,枝叶随风摆动,仿佛一夜之间,那些毛栗子由绿变黄,全绽开笑脸展露在枝头。树上有的栗子球早已忍受不了刺球的束缚,干脆“吧嗒”“吧嗒”掉落在地上。看见满地的栗子我一个箭步已经冲到了树下,一只手快速地捡在背篓里,另一只手自然也没闲着,拿着一个已经开吃了。母亲爬在树上卖力的敲打着树尖最饱满的栗子,只见那些刺球连同着栗子米纷纷掉落在地上,我翻找着树下茂密的草丛中更加饱满的果实,不时被树上掉下的刺球砸中脑袋,刺得生疼。成熟的栗子大都会在树上自动裂开,露出挤在一起的三四颗栗子来,当然,也有部份顽固的毛栗子躲在青黄带刺的刺球中,赖在树上不肯下来。这些小东西着实惹人喜爱,饱满的栗子像一颗颗红玛瑙似的。几个时辰过去,结满整棵树的栗子就这样被我们“扫荡”光了,不负所望,收获满满几大篓。

“怎么又下雨了?”她从厨房的窗口向外望了望,“这个天气真不像已是初冬,气温还在二十度左右摇摆外,连雨都像夏天的样子,忽啦啦来一阵,然后又出太阳了,”她自言自语道,边说边忙着给刚切好口子的栗子抹油,因为刚才吃饭的时候,孩子说想吃糖炒栗子。

兴福寺

      回到家后,我迫不及待的倒出背篓里的栗子开摘了,快成熟的栗子表面有条明显的裂缝,只要沿着这条缝儿用脚一踩,栗子就轻而易举的出来了,那些没有完全成熟的栗子球,只需要把它们装在竹篓里保存上那么几天,等表面的刺球颜色完全变成黄色,再拿出来“解决”掉即可。一边和母亲唠叨着工作上的一些琐事,一边已经剥好了好大一碗“光着身子”的栗子球。

正好家里有刚收到的青龙有机板栗,正是她喜欢的那种,小小的,挺饱满的样子,就是生吃,也是甜甜的,脆脆的,满口甘甜。

发表于 2000-06-21 18:31

古城秋韵 林中雪 天一天天地凉了,当空气中又布满了树叶枯萎的气息时,就又想起常熟来了。 常熟的秋天是一年里最好的季节。首先,远远地朝着城外望,就望见原来黛色的山峦已经有了柔和的色彩。山,是一抹儿黄,一抹儿红。黄,有淡黄浓黄;红,也有浅红深红。满山的树叶像在魔术师手里,神奇地变换着色彩。 城在山边,山在城里,"十里青山半入城"。这使我们站在城里的每条小巷,站在自家屋檐下就能望到山,似乎一伸手就能触摸到她的肌肤。有山在城边,常熟总是温情的,常熟的人也总是温情着。 秋天来了。古城的人们望着山出门,在大街小巷里穿梭,就闻到桂花香了。 桂花的香是古城的香。在热闹的大城市或空旷的野外,闻桂花的香似乎不太协调;都市里闻着那香觉得太淡了,僻壤间闻着那香又觉得太奢侈。只有在古城,在常熟这样一个有长长的水巷、有粉墙黑瓦的古城,闻起来似乎才合拍,才有韵致。当小巷里飘起细雨时,你撑着一把花伞,在那走着,走着,忽然闻到桂花香,会觉得那香也带点湿漉漉,有点滞涩,挥之不去。回到家里,坐下来,发现桂花香味似乎已沾在衣服上了,身上若有若无总是香着,就想起"衣香鬓影"这个好词来,虽然知道自己比美女是别如天壤,可也觉还可揽镜一看呢。 走过小巷,走到琴川河边(常熟古城有七条河流,像七弦琴,故名琴川),就可以看到裹着花头巾的大嫂在卖秋天的吃食了。秋天有什么可吃的呢,很丰盛很多呢,到了常熟就知道了。当年,光绪帝的老师翁同禾要跟人对对子,那人诵的是"无锡锡山山无锡",他对出"常熟熟田田常熟",“田常熟”就不必担心没有吃的。翁同禾正是常熟人,。 常熟的特产有桂花酒,有叫花鸡。桂花酒自然酒里有桂香,叫花鸡却是叫花子吃鸡的方法。传说一位本地的“叫花子”得了只鸡,没处烹饪,他就把鸡杀了,也不洗,也不褪毛,只用拾来的荷叶包了,外面涂上泥,塞进火螗里胡乱地烧起来。烧得差不多了,他就拿出来,砸掉泥吃起来,竟分外的鲜美,“叫花鸡”从此出名,成了常熟的名菜。秋天时,吃“叫花鸡”正是当令,河边巷里的小店就有卖的。 常熟特产还有很多。水里的红菱,产于水乡,水泠泠,红扑扑。大嫂们乘着菱桶从河里采来,马上就下锅烧熟,挑着上城来卖了。冒着热气的熟菱一下子变成了紫色,我们称为紫熟菱。菱是紫皮紫肉,肉香糯绵柔,吃起来很有回味。吃过了常熟的菱再吃别地的,总觉得不同,似乎只有常熟有这好菱,异地只见黑黑的乌菱,有的煮了硬得能咯掉牙齿。 大嫂卖菱还卖栗子。栗子在山边种着。山边的深山古刹名叫“兴福寺”,唐代的常建曾为此寺题过一首诗:“清晨入古寺,初日照高林。竹径通幽处,禅房花木深。山光悦鸟性,潭影空人心。万籁此俱寂,唯闻钟磬音。”(《题破山寺后禅院》)这个古刹又叫“破山寺”,就在青幽幽的虞山边。古寺外就是高大的栗子树,苍郁得极的。想起十几年前,看人爬树打栗子的情景,包着栗子的毛球卟卟地往下落,人们把栗子捡起来,去掉外面的毛球。捡的人多了,地上是厚厚的一层带刺的栗子壳,走上去松软松软的。那时,“兴福寺”里卖的“桂花栗子羹”只有一角钱一碗。现在大嫂在街上卖栗子,栗子是嫩嫩的白色,还没有变成褐色。除了栗子,大嫂还卖油炸的巧果,和扯成船帆的豆腐干,她们一边侍弄着所卖的,一边大声哟喝着…… 秋天里,闻着桂花香,吃着小食,走过小巷,走过临街河上的桥,就来到了古城的大街上。大街是越来越宽了,秋风飒飒,吹过大街。忽然看到树叶间有那种漂亮的灯箱广告牌,上面写着的竟是"秋艳"两个字。灯箱上的两个字红彤彤的,旁边还有几枚红色的秋叶,噢,原来这是常熟出的一种著名的品牌服装。 秋艳,秋浓。古城在秋色里,韵味绵长。而古城的人呢,不紧不慢地享受着这一切。爬山,山绵延着;荡湖,湖清澈着;看天,天明朗着;望地,地丰盈着。怎么着看,古城的秋都美丽着。

本文由养生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边说边忙着给刚切好口子的栗子抹油,所以栗子